MONEY LINK 會員 登入 | 註冊
 | 會員中心
2019年 11月 16日 星期六
首頁 > 新聞 > 雜誌 > 內文

雜誌

財訊雙週刊 | 第 0560 期

處理愚蠢法規,有時比開發新科技更有用

發行日期 2018-07-26

辜朝明:當前局勢與教科書分道揚鑣


吳尚哲攝

文/林文義

 

「企業和個人是否開始借錢」,一直是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,觀察各地經濟是否開始復甦的重要指標。因為,許多國家的央行儘管不斷放出流動性,但民間不借錢,使得央行放出來的錢並未流到實體經濟中;這種情況下,維持一國的GDP (國內生產毛額)成長,就只有靠政府的力量了,也就是政府要多借錢、多花錢,讓GDP維持在一定的水準。

 

辜朝明說,理論上,金融業做生意會把資金放給需要的人,當借錢的人多,利率就會上漲;借錢的人少,利率就會下跌。但自從2008年金融海嘯後,大家都在還債,即使利率降到零,還是沒有人要借錢,目前的狀況和過去教科書所講的經驗完全不同,此時如果政府沒有行動,經濟活動很容易就出問題。

 

日本泡沫危機後

靠政府舉債維持GDP水準

 

辜朝明以日本的例子來說明他的觀點。日本在90年經濟泡沫破裂後,日本央行把利率從8%一路降到零,還是沒有人要借錢,但日本GDP卻從未掉到泡沫前的水準,原因就是日本政府不斷地借錢,把錢花到市場上,才得以讓日本的GDP維持不墜。

 

而且,當民間都不借錢時,會使央行的貨幣政策效果弱化。以往當民間從本地借錢並投資在國內時,利率高低會影響到借款行為,央行的貨幣政策可以影響經濟發展;但當大家都不借錢時,央行的決策力量會變得很小,此時若民眾仍依賴央行的決策來振興經濟並不容易做到。

 

辜朝明指出,當經濟陷入困境時,就算政府蓋一條到哪裡也不通的道路,也比無所作為要好。2016年辜朝明來台曾拜會蔡英文總統,並鼓勵政府應大膽花錢,隨後蔡英文政府推出總額高達8800億元的前瞻計畫,辜朝明相當贊同這項前瞻計畫。但他也認為,前瞻計畫在執行時必須慎選投資案,同時盡量讓投資計畫的報酬率能高於政府舉債的融資成本,這樣即使前瞻計畫的金額非常龐大,也不會成為政府的負擔。…(本文節自財訊560期,詳全文)

 

延伸閱讀:

辜朝明:台灣應致力推動與中國區別化

https://www.wealth.com.tw/home/articles/16581

 

謝金河:最會溝通的政府, 怎麼了?

https://www.wealth.com.tw/home/articles/11994

 

 

注目焦點

推薦排行

點閱排行

你的新聞